昌黎:

本是在再读东坡先生的《定风波》读到其中两句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你。

谁道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我也不知为何会想到你,但心中的这些话着实也压抑了许久。也曾读过你的诸多诗词与文章,这次却别有一番滋味。估摸着若你与东坡先生相遇,必回产生一番共鸣。

“廉纤晚雨不能晴,池岸草间蚯蚓鸣。”

他人都忙着躲雨,可对于你而言,雨总是用来游赏的。或许你没有感觉,但是我感觉到了,你别不信,我再说一句。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。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

长安本是最美的,可是你却去了几回,又来了几回。你曾在这遇见贾岛,鸟宿池边树,僧敲月下门。对于诗歌文章,你反复斟酌。“推敲”一词由你创造,可是对于人世烟雨,你却不加推敲。

你的人生中,最大的仕途烟雨莫过于那一场谏迎佛骨。皇帝即将开佛塔,要迎佛骨入宫供养,朝中奸佞当道,为了取悦皇帝,提议以佛易儒。你又怎会惧怕奸佞,一笔奏章,极言佛教之祸。“群臣不言其非,御史不举其失,臣实耻之。”诉尽了你的赤城忠心。可是你又为何说出皇帝运祚不长?为何要说国家事佛求福,必将得祸?如此言论,岂不是故意给那些小人留下把柄?果真,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州路八千。 欲为圣明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…… 作为一代大儒,碰上鬼迷心窍的宪宗皇帝,你的义无反顾我能理解,但仅仅只是理解,不是赞同。倘若你真的能缓一缓,好好地劝谏皇帝,或许你就可以安心的当你的国子博士,这场风波也就能避免了吧……

诸多诗人大家都写过贺陶诗,其中著名的便是东坡。别人都敬佩陶渊明的淡泊名利,不为五斗米折腰,也都敬佩东坡的旷达乐观,可是在我看来,那带有一种逃避。或许你是真正地正面迎接风雨,你比苏轼更值得我钦佩。到潮州,你设法赎回家奴并从此立律禁止买卖人奴;你在潮州兴办教育,文明开化,潮州至今仍然有着每年一度的文公节;你治理好了鳄鱼水患,一篇《祭鳄鱼文》流传千古“不然,则是鳄鱼冥顽不灵,刺史虽有言, 不闻不知也。”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你在潮州刚刚治理完鳄鱼水患,家族风波便再一次沉重地打击了你。

自古忠义两难全。作为家中独子,你与老成自幼相守,历经磨难,可谓兄弟情深。可为官后,便再难于十二郎相遇,从此分割两地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这对于你而言却是有些困难。当你听见十二郎病逝的消息时“一在天之涯,一在地之角,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,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.”一篇《祭十二郎文》感人肺腑,终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杰出的三大祭文。你笔下的种种早已超过了兄弟情义的范围你担忧家族前途,抱怨命运不公,无奈家族衰败,终也是可怜人……

然而可怜人成就了文起八代之衰的昌黎,可怜人成就了那时文公。你并没有那么脆弱,相反,你是积极乐观,豁达坚强的。再看看你笔下亦是你心中的风雪吧。

草树知春不久归,百般红紫斗芳菲。

杨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。

任他刮风下雪,任你烟雨人生……

文 | 皓轩(三度平台签约作者)

首页时政